当前位置: 主页 > 金牛男爱情论谈 >

揭秘中美领导人会晤庄园

时间:2019-11-02 13:2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从洛杉矶出发,沿着10号高速公路向东行驶大约两个小时,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荒漠地带边缘,漫漫黄沙从视野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公路两旁。当视觉渐渐熟悉了这单调的风景,一丛油光、翠绿的加州棕榈突然映入眼帘。高速公路边的路标提醒说,有着沙漠绿洲之称的棕榈

  从洛杉矶出发,沿着10号高速公路向东行驶大约两个小时,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荒漠地带边缘,漫漫黄沙从视野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公路两旁。当视觉渐渐熟悉了这单调的风景,一丛油光、翠绿的加州棕榈突然映入眼帘。高速公路边的路标提醒说,有着“沙漠绿洲”之称的棕榈泉马上就要到了。

  棕榈泉与其他4个小城市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型城市群,被称为“阳光之乡”的安纳伯格庄园便坐落在其中的兰乔米拉日市。应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将于6月7日至8日在安纳伯格庄园与其会晤。消息传出后,“安纳伯格”立即成为网络搜索的热词。5月23日,环球人物杂志驻美国洛杉矶记者专程前往安纳伯格庄园采访,一睹这颗“沙漠珍珠”的曼妙风姿,也看到了一段尘封在美国政治和外交史上的传奇。

  得知本刊记者前来庄园采访,正在其他地方处理事务的安纳伯格基金会联络和公共事务副主任玛丽佩里特地赶来。一见到记者,玛丽便难掩兴奋:“两位元首的会晤令我们感到无比荣幸,我们正热切期待着两位元首的到来。”

  走进安纳伯格庄园用于接待游客的“阳光之乡中心”,透过大厅里的落地玻璃向外望去,远处山容逶迤,近景树影婆娑,典雅的大厅显得愈发静谧。

  建造这座庄园的是美国已故著名出版商、慈善家和外交官沃尔特安纳伯格。安纳伯格1908年出生于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一个犹太商人家庭,曾经创办过《费城每日新闻》等17种刊物,是名噪一时的传媒大亨。他也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家,曾于1969年至1974年出任美国驻英国大使,后创办安纳伯格基金会。1986年,安纳伯格获得总统自由勋章。1962年,安纳伯格的独生子罗杰服安眠药自杀,为了抚慰内心的伤痛,安纳伯格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的棕榈泉地区购买了200英亩(约合0.81平方公里)土地,由知名设计师奎恩希乔恩斯设计主体建筑,迪克威尔逊设计高尔夫球场,威廉姆海尼斯和泰德格拉巴负责室内装潢。

  经过整整3年建设,一座巧夺天工的庄园建成。从此,这里就成了安纳伯格和夫人李安纳伯格冬天的住所。庄园里种植了几千棵橄榄树,共建有人工湖11个,还有一个9洞的高尔夫球场。室内遵循好莱坞风格,将经典建材、名贵饰品与简洁的现代风格共冶一炉。庄园里的建筑大量采用了巨型的落地玻璃,安纳伯格夫人把这种设计理念称为“将风景带进屋里来”,并把整座庄园形象地命名为“阳光之乡”。

  漫步在安纳伯格庄园,不难感受到它与中国文化的渊源。1974年3月,安纳伯格给时任美国副总统福特写过一封信,2018开奖记录完整编信中说,“阳光之乡”理念受到过中国古代哲学家崇敬自然和中国早期山水画的启发,庄园里甚至有一处名为“中国亭子”的建筑,采用了中国古代凉亭的造型设计,配以西班牙风格的砖红色彩,东西合璧。“阳光之乡中心”陈列着多件花瓶、烛台、香炉等中国明清时期工艺品,是安纳伯格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伦敦、纽约买来的。此外,庄园今年还开始举办“中国景泰蓝展”,展出的也都是安纳伯格夫妇的藏品。

  2001年,安纳伯格基金会成立,负责庄园管理,成员都是由安纳伯格夫妇亲自挑选的。虽然是一个私营基金会管理下的庄园,但安纳伯格庄园对参与美国政治却颇富雄心。基金宣言称,庄园的功能之一,就是供美国总统、国务卿在这里会见世界领袖。2002年,沃尔特安纳伯格逝世;2009年,安纳伯格夫人也去世了。安纳伯格庄园于是不再归安纳伯格家族所有,改由非营利组织安纳伯格信托基金和安纳伯格家庭信托共同管理。

  在那之后,安纳伯格庄园也开始对普通游客张开欢迎的臂膀。负责为游客提供咨询的“阳光之乡中心”实习生、正在加州州立大学就读的女生考瑞介绍说,安纳伯格庄园在周四至周日接待游客,“阳光之乡中心”和附属花园无需预订,免费接待游人,但庄园的历史建筑部分严格限制客流,必须提前半个月在网上购票,然后组团进入参观90分钟。周四至周日每天共有15个团,每团只能有7名游客。

  几十年里,安纳伯格庄园接待过7位美国总统,其中5位为在职总统。安纳伯格夫妇生前几乎把从艾森豪威尔到小布什的所有美国总统都请到过“阳光之乡”,其手腕可见一斑。他们曾经为投艾森豪威尔所好,在庄园中种下两棵棕榈树。得知艾森豪威尔想在人工湖垂钓,他们便特地在他到来之前,在湖中放了许多鲈鱼和鳟鱼。

  安纳伯格庄园见证过尼克松跌宕起伏的政治生涯:1968年大选刚获胜,尼克松便赶往安纳伯格庄园,与安纳伯格一家过周末。“水门事件”发生后,尼克松面临各方压力。1974年1月,他在这里起草了任内最后一份国情咨文,并度过了自己的61岁生日,直到4天后才重新露面。后来,尼克松因“水门事件”下台,这里又成了他的避风港。他躲在庄园内,避开媒体的穷追猛打。安纳伯格夫妇始终如一的热情让尼克松感动不已,临别前,他在留言簿上写道:“人只有在跌倒后,才能发现谁是真正的朋友。我们永远感激你们的好意和真挚的友情。”尼克松还对女儿说,安纳伯格夫人是天底下最出色的女主人。至今,这里还保存着尼克松的定制高尔夫球杆,球杆上清晰地刻着“尼克松总统”。

  历任美国总统中,与安纳伯格庄园关系最密切的还属里根。里根在这里度过了18个新年,其中他担任总统的8年间,每个新年都在这里度过。1985年12月29日下午,里根来到安纳伯格庄园过新年,他在日记里兴致勃勃地写下了自己在高尔夫球场上的战绩,称赞庄园的新年派对“一如既往地棒极了”。这里的新年派对群星荟萃,不仅洛克菲勒等名流纷纷到场,里根政府的高层官员也无一缺席。里根妻子南希回忆称:“罗尼(里根的昵称)和我以前对新年夜没什么兴趣,但我们爱上了‘阳光之乡’的新年夜。”

  老布什对安纳伯格庄园同样厚爱有加。1990年,他选择在这里举办正式的晚宴,招待当时的日本首相海部俊树,使安纳伯格庄园成为白宫之外少数举办过美国国宴的地方,大大提升了庄园的名气。1987年,老布什还是里根的副总统,与里根一道来庄园过新年。当时,美国富豪刘易斯索伦罗森蒂尔的5岁女儿也来到庄园参加新年派对。小姑娘与老布什约好一起画画,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老布什的房间“砰砰”敲门。“我当时不知道不能这么对待副总统,不过,他还是很友善地起来和我一起画画。”罗森蒂尔后来回忆说。

  安纳伯格庄园也接待过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政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83年曾造访这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更是在未担任首相时,便与安纳伯格夫妇交好。卸任后,从1991年到1998年,她曾6次到这里度假,顺便看望老朋友。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迎接1996年撒切尔夫人的到访,庄园甚至大变样。当时,建筑周围种满了粉色的夹竹桃,可当撒切尔夫人要来时,这些夹竹桃忽然患上了枯萎病。安纳伯格夫妇索性拔掉夹竹桃,拆下篱笆,垒起了如今标志性的粉墙。

  尽管在美国乃至世界政坛大出风头,但“阳光之乡”一直未能摆脱一个阴影:比起共和党人,人对这里似乎有些冷淡。总统吉米卡特从未在任职期间走进安纳伯格庄园,比尔克林顿虽曾于1995年造访过安纳伯格庄园,但只是与前总统老布什、福特一起打了场高尔夫球。正因如此,总统奥巴马此次在安纳伯格庄园会见习主席,让“阳光之乡”感到非同寻常的惊喜。

  “让安纳伯格庄园成为重要会晤的场所,是安纳伯格夫妇的遗愿。”安纳伯格夫妇生前的密友、科切拉山谷居民卡罗尔卜莱斯太太感慨地对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说,“很多时候,人们空有一腔愿望而无法实现,现在,安纳伯格夫妇的夙愿正在成为现实,你不知我有多么兴奋!”

  棕榈泉所在地的人们都在热切地盼望着习奥会晤,并希望借此提升当地的知名度。当地报纸《沙漠太阳报》评论说,最近一年多,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成为“阳光之乡”招待的新贵宾,但没有任何活动会比奥巴马与习的会晤更为重大。庄园所在的河边县县政委员会主席约翰伯努瓦说:“我还记得20多年前,里根在‘阳光之乡’为日本首相举行国宴或类似的重要活动时,整个山谷是多么的兴奋,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此次两位元首的到来,将使这个地方重回世界舞台。”

  白宫负责国家安全和防务的助理新闻秘书塔尼娅巴莱德舍尔在发给《沙漠太阳报》的电邮中说:“‘阳光之乡’是一个私人处所,在那里,两国元首与少数顾问可以对许多问题进行深度讨论。”媒体认为,这番话“首次深度解读”了安纳伯格庄园被选为习奥会晤地点的原因。此前,在两次总统竞选与担任总统期间,奥巴马都没有造访过科切拉谷地,也没有来过安纳伯格庄园。

  习受邀在庄园会见奥巴马,是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的少见之举。一直以来,访美的中国领导人大多是在华盛顿白宫与美国总统会面。这种没有礼炮、没有国宴,甚至不系领带的会面形式,是中美建交34年以来领导人之间的首次尝试。

  美国南加州大学东亚政治系教授骆思典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时说,美中两国领导人的庄园会晤至少有两点好处:第一是时间上更快。许多人原先认为,两位领导人要迟至下半年的20国集团峰会上才能见面,但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在各自的领导层完成换届后尽快会晤,无疑对加强对话、熟悉彼此具有重要意义;第二是场合上更妙。像20国领导人峰会这样的多边场合,领导人的脑子里要想很多事情,节奏过快、事情过杂,而在安纳伯格庄园的湖光山色中,不打领带的领导人可以在轻松的氛围里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有助于深入了解对方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想法。

  “庄园外交”在欧美有很长的传统,“脱下西装,摘下领带”是其特色,美国也是最热衷“庄园外交”的国家。

  戴维营是美国总统的避暑胜地,也是上镜最频繁的“庄园外交”舞台。戴维营兴建于1938年,初期是美国官员的休养地,后来成为罹患小儿麻痹症的罗斯福总统的专门疗养所。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以自己孙子戴维的名字,将其命名为“戴维营”。由于从白宫乘坐直升飞机只需30分钟便可抵达戴维营,因此,美国外交史上的许多“大手笔”都发生在这座“总统行宫”。

  1943年5月,美国总统罗斯福与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戴维营举行会谈;1959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戴维营进行了为期3天的非正式会谈;1978年,在美国总统卡特的斡旋下,埃及总统萨达特与以色列总理贝京签署了《戴维营协议》,两人因此同获诺贝尔和平奖;2000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和以色列总理巴拉克在该地举行会谈,确定了解决巴以冲突的中东和平进程路线图基本框架;去年,奥巴马总统甚至把八国集团峰会的地点安排在了戴维营。

  不过,由于戴维营的产权属于美国海军,仍带有浓厚的“半正式”色彩。比戴维营更随意的,则是历任美国总统的私人庄园。美国总统大多有私人产业,从前总统约翰逊在自家农场接待西德总理阿登纳起,私人农场就成为美国外交的常见舞台。小布什曾在自己家族的克劳福德农场接待过数十位外国领导人,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在这里下过厨。2007年,俄美关系骤然紧张之时,小布什力邀时任俄总统普京访美。普京首访的第一站既非白宫,也非克劳福德农场,而是老布什在缅因州肯纳邦克波特的家。媒体捕捉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普京戴着墨镜、小布什穿着花衬衣和头戴棒球帽的老布什共乘游艇,钓鱼找乐,这一幕也成了美国式“庄园外交”极具象征意味的画面。在伦敦智库、欧盟改革委员会的学者欧丹妮耶看来,“庄园外交”比起传统的会见、会谈,更加轻松随意,让对话双方不需要将彼此的讲话看得太过认真,反倒是可以相互摸底,磋商出彼此都能接受的条件,也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环球人物》记者 陈一鸣 王寅佳)

  1996 年,撒切尔夫妇(左一和左二)与安纳伯格夫妇在庄园合影(资料图)。

  名游客欣赏安纳伯格庄园“阳光之乡中心” 陈列的中国明清时期艺术品。(陈一鸣 摄)

  198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左)造访安纳伯格庄园,与安纳伯格夫人交谈。

  苏贞昌称陈同佳案有“魔鬼”,呛完“哼”一声掉头就走 ,台媒的评论有点狠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习主席欧美行”漫评③:海湖 外媒聚焦“习奥会”:独特庄园 专家解读习庄园会晤三连问:合 华媒:“庄园会晤”折射中美关 中美元首将适时在华举行庄园会
服务评价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投诉建议
版权所有:95160商旅网
天空彩免费资料| 特码王超级中特网| 刘伯温图库论坛| 香港秘典期玄机图| 花猪白小姐一肖中特网| 铁算盘/香港正版挂牌|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九龙老牌全年图库| 夜明珠之标准开奖时间|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